傅盛:创业八年,行业都消失了,我们还在增长

2018-12-17 23:36:24 A5创业网 傅盛 分享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成语解释,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s://totxiu.com/chengyu/

上影cgv大宁影城,吴邪伪春菜,丁衡高

  月薪5千到5万 这些项目才是你的未来

两天前,猎豹发布了2018Q3财报。我们的收入,比上个季度环比增长了23%。更重要的是,我们的AI战略已经看到端倪:小豹翻译棒拿到了品类销量第一,我们和猎户星空合作的接待服务机器人豹小秘,开始大规模量产投放市场。豹咖啡已经成为机器人界的明星。

回顾八年创业历程,感慨良多。我给公司全员写了一封内部邮件,分享给你们:

各位猎豹同事们:

我们刚刚发布了2018Q3财报,我们的收入比上个季度环比增长了23%。

所有的猎豹人都知道,这个增长多么来之不易。

就在之前的2018Q2,猎豹出现了公司历史上首次同比环比收入下跌。当时,很多人都在问我,猎豹怎么了?这个问题,这几年来,我问过自己很多次。最后我发现,这个问题的真正核心是:这个世界怎么了?

八年前,猎豹移动脱胎于有十几年历史的金山毒霸。雷总把金山毒霸交给我时,意味深长地说:傅盛,这个担子很重,但你要扛住啊!

那时,PC杀毒软件行业正迎来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变革:以360为主导的免费杀毒软件对当时的收费杀毒软件发起了降维打击,当时的市场老大瑞星杀毒年收入近8亿,是金山毒霸的3倍以上,依然不能幸免,收入飞速下滑,市场崩盘。去年我看到一则瑞星杀毒年收入7000万,准备冲击新三板的报道,不禁感慨良多。

好在我们这些重新出发的毒霸人没有倒下,而是自我革命,立即宣布免费,全部收入清零,用互联网模式变革自己,把这个有着十几年历史的“老”工业软件升级成“新”互联网软件,再造了流量广告的收入模式,并且连续两年收入增长超过150%,最终活了下来。也就是在那时,我们明白了快速奔跑是多么的重要,公司的名字也变成了“猎豹”。

正当我们在PC杀毒上鏖战时,移动互联网革命又来了。我们刚刚在PC安全领域扛住了降维攻击,站稳脚跟,回头发现,百度、腾讯、360已经在智能手机的安全领域展开了集团式的比拼。刚刚走出危机的猎豹移动的实力远不能和巨头们比拼,我们曾几次试图进入这个市场,然而无功而返。变革的浪头总是比想象来得更猛烈、更快速,我们辛辛苦苦开创的PC安全战场很快就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持续下滑。当时我每天都在焦虑和思索,在这样巨头厮杀的激烈战场,怎么才能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这张船票?

特别要感谢当时只有四个人的海外工具团队,他们通过Clean Master的摸索,让我们意识到海外工具市场是一片蓝海。于是我们再一次自我变革,跳出熟悉的中国市场,2012年集中公司几乎所有的力量,在海外单点引爆了Clean Master这个小产品,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实现了日活过亿的用户量。也正是依靠这个产品衍生出来的工具矩阵,我们成了Google Play全球下载榜排名前三的公司,月度活跃用户超过6亿,80%来自于海外,并且在公司成立仅三年半时就登陆了纽交所,实现了从PC安全软件到移动工具软件开发商的跨越。

上市之后,我们马不停蹄,在全世界都没有经验的移动工具变现领域迅速摸索出了Native广告模式。用了两年时间,我们成为了Facebook广告平台全球最大的流量贡献方,我们的收入结构从PC占90%以上,转化为移动收入占80%,海外收入超过一半,这使得我们不仅扛住了PC收入年均下跌30%的压力,还依然连续两年实现了收入100%的增长。

必须得承认,连续五年收入超过100%的增长和快速上市,让我和整个团队的忧患意识下降了。尽管我在上市之时就在思考下一个大机会是什么,也用投资的方式不断地尝试,投资了像Musical.ly等明星项目,但我们都太注重财报的增长和现有模式的持续运营了,并没有在新的业务突破上,拿出当时打PC免费和海外移动工具战役的魄力和决心。

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在PC安全超过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安全和工具行业是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行业,这种需求始终存在。我们经过连年征战,终于找到了一块赖以长期发展的根据地,我们完全可以以此为基础,一边深耕,一边寻找机会,用匠人精神和以安全工具为核心的业务去打造百年猎豹。

还是那句话,变革的浪头总是比想象来得更猛烈、更快速。不是我不明白,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我们的确没有预料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商业规则会和PC时代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过去的分享、开放的互联网似乎已经不再存在,所有的巨头们都在营造自己完全可控的流量生态闭环。在操作系统不断收紧权限以保证对生态可控的态势下,手机杀毒这个行业居然几乎完全消失,系统工具这个行业也在操作系统越做越厚的挤压中萎靡不振,过去大家耳熟能详的各种工具,如91助手、茄子快传等不是卖掉就是消失。在此,我无意评价任何公司的商业行为的好坏,所有的商业本质都是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这一点才是我们这个社会创新的基础动力。我们不能因为商业形式变化伤及到了我们,就认为巨头不公,其实如果我们在那个位置上,应该也会这么做吧。

理性归理性,但是真正设身处地还是很痛的。我清晰地记得,第一只靴子的落下,来自于两年前我们发布Q2财报,在用户量增长、流量增长的那个季度,我们居然没有完成收入目标,当晚我们的股票重挫了20%。记得那个晚上我在澳门,一个人陷入了深深的迷惘和委屈:我和大家都足够努力,并未因为上市而松懈,移动广告的单价应该越来越贵,为什么我们在Facebook的单价反而低了呢?为什么我们没有像所有励志故事那样不断努力不断突破,反而遭此重挫呢?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这样?

稳定了情绪之后,我的思考逐渐清晰了,我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具体层面,随着内容等优质流量的崛起,工具类流量的重要性已经显着下降,Facebook算法调低我们的权值是数据分析的结果;从宏观层面来看,系统工具产品作为一个品类,还有机会继续生存优化,但已经不在移动互联网的主赛道上了。

更可怕的一个事实是,我们这群人,所有的经验都在安全和工具品类上,当杀毒行业逐渐消失,内容开始兴起,AI出现苗头的时候,我们恍若隔世……就好比你是全村最出名的铁匠,有着最好的手艺,能打出最好的刀具,但有一天,公路修通了,整车整车的、工厂生产的便宜菜刀运到了村子里,你就只能落寞地看着大家忽略你的存在,欢天喜地的用上了又好又便宜的工业品……

理性地看,行业的变革,企业的兴衰,真的就像大自然的进化一样,看起来生机盎然,其实冷酷无情。你总觉得你无比努力,但当赛道切换之时,你再多的努力都是徒然。恐龙是一种多么成功的生物,赢得了那个时代所有的优势,但一颗小行星的撞击让它彻底灭绝。淘汰你,和你无关。

有一个统计表明,失去增长引擎的公司只有不到10%能够活下来。并不是团队们不努力,而是过去所有的经验和能力在赛道消失时,要快速地切换到另一个赛道。转换一个组织的认知和能力,往往比从零开始还要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企业,哪怕是那些优秀的企业,寿命远远低于人的寿命的原因。我们往往喜欢把个人的转变和企业的转变等同起来,其实并非如此。企业是独立的生命体,商业是冷酷的竞争,实现组织转型远比一个人切换赛道难很多!那天晚上,我的脑海里多次浮现过诺基亚在倒闭时,CEO茫然地说“我们什么也没做错”的情景。之前我总觉得他是在自我找借口,但在那个晚上,我有点理解他那种面对新形势新革命组织体系茫然的无力感。也有人劝过我完全可以个人切换赛道,不被形势所累。我也反复的问自己,猎豹会被淘汰吗?猎豹没有机会成为伟大的公司了吗?

我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尽管重新开始看起来轻松,但浴火重生才是一个企业通向伟大的必经之路!如果把每天都看成成长,这样的成长经历才弥足珍贵!而且我们猎豹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曾经两次从萎缩的市场中杀到了一个全新的市场,更是因为我相信我们猎豹人不仅仅会工具、安全这些专业技能,而是我们有属于猎豹自己的独特的战斗文化:敢于创新、勇于创新,每一个猎豹人都有着战斗的血液,都有着不服输的劲头!

与其被淘汰,不如浴火重生!

那个晚上,两项重要决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后经管理层和董事会讨论,迅速形成战略共识:

1、在移动互联网层面,全面转型内容。投资、孵化、团队转型多管齐下,所以我们有了LiveMe这个海外直播平台,做海外头条模式,加强轻游戏投入,即便是工具也全力做个性化、生活化工具,保证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增长。

2、为猎豹移动的未来十年寻找赛道,抓住AI这次技术革命的浪潮,弯道超车,为移动互联网后面的大时代打好根基。

决定很容易,真正的实践有着巨大的难度,尤其是在主业遇到巨大压力的情况下,进入我们不熟悉的领域,所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我常常说过去的两年我的辛劳远超于创业之时,更大的压力不是体力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创业几年同甘共苦、和谐一致的公司管理层在执行上出现很大分歧,也有合伙人离开,公司内部士气低落,股价萎靡,外界质疑纷至沓来:不务正业、赶热潮、机会主义者,等等,不一而足。

子非我,安知我之困。面对压力,除了把压力化为动力,别无他法;面对质疑,除了用委屈把胸怀撑大,别无他法。

这个世界是极其现实的,极少人会去认真思考事情背后的逻辑,企业生死存亡真正的原因,只是把冷冰冰的结果和你直接挂钩。尤其作为上市公司,股价的起起伏伏成了你几乎唯一的价值。罗胖曾经说过,企业的竞争是残酷的,行业的变化总是快于绝大部分企业发展的步伐,正因为行业不断变化,企业总有跌落的时候,所以绝大多数企业家的结局,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不过等你真正想明白会发现:人生哪有什么成功和失败,无非是要么自我放弃要么自我超越!

《好战略,坏战略》写过当时乔布斯回到苹果,通过三年时间把企业救活了。有一天,作者问乔布斯,乔布斯先生,你回苹果措施都很得力,但恕我直言,这些措施能让苹果活下来,但并不能让苹果重新崛起。乔布斯回答,是的,我在等待机会。是啊,即便伟大如乔布斯,机会也是一切。我们在强调企业家精神的时候,往往忽略了行业大潮才是决定性的。偶尔我也会想,怎么十多年前我进入了一个今天消失的行业....如果我的第一份互联网工作是电商呢?是社交呢?是呢?那人生会有什么不同?不过这些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我们能赶上互联网的大潮已经是无比的幸运了,怨天尤人不是我的性格,不是猎豹的基因,越挫越勇、不断进取才是我们的精神。到达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实现它!

这里要再次感谢当时还是公司董事长的雷军先生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再次选择了坚定地支持我这样一个两年业绩不佳的CEO,不仅仅把公司董事长的职位让给了我,还推动大股东金山给了我一半以上的投票权授权,改组董事会,使得我能够有更大的表决权,坚定地推进改革。

现在看来,尽管还有很多做得不够的地方,但这两项战略决定还是很关键的。由于LiveMe的异军突起,我们在去年工具和PC收入双双下跌的情况下,公司整体收入实现了增长。由于我们全力推进内容化战略,个性化工具增长很快填补了系统工具的空缺,并通过和头条的交易,为公司换来超过2亿美金的现金。轻游戏的投入在今年也换来了爆发式增长。AI能力通过孵化猎户星空,掌握了AI全链条的自主技术,实现了机器人的量产。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努力,大家的士气重新振奋了,更多的新面孔在公司内部涌现出来,去中心化的赋能组织初见雏形,新产品创新不断涌现,那只敏捷向上、不断进取的猎豹又回来了。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酷讯